首页走进上外 〉师生风采
师生风采

位于上海市区的上外虹口老校区很小,教学区、生活区加起来不过二百多亩,且教学区和生活区被一条狭长的东体育会路隔开来,中间还隔着一条河,从教学区到生活区要穿过河上车来人往的桥,于是教学区就显得愈加小了,离上外不远的同济、复旦的同学总说上外只有巴掌大小

巴掌大小的上外自有其独特的魅力。学校正大门的对面是一处有百年多历史的公园,公园安放着鲁迅先生之墓。我曾一度对对面的鲁迅公园和图文信息中心大厅里的鲁迅铜像熟视无睹,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到一位年纪与我相仿的教师说,上外一直是与鲁迅为邻的,这句平缓低沉的话语给我振聋发聩的感觉。

上外与鲁迅是很有些缘分的。作为革命家、思想家和文学家的鲁迅其实首先是翻译家、语言文字学家,他的文学活动以翻译起,以翻译终,翻译的数量和重要性丝毫不亚于甚至超过他的创作。鲁迅在19361010日的日记里写到往上海大戏院观《Dubrosky》,甚佳。甚佳的影片翻译者名叫姜椿芳。那部感动中国几代人的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译者根据英文译好后,再由姜椿芳按照俄文原版校正的。新中国成立后,姜椿芳在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领导和直接支持下创办了华东人民革命大学附设上海俄文学校——今天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前身。姜椿芳在担任上海俄文学校校长的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引进和团结了一大批苏联专家,从无到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上外是有魅力的,不仅仅因为其与鲁迅为邻,不仅仅因为其有特色的新校区校园,更重要的是因为语言本身就散发着无穷的魅力。一位据说精通七八种语言的老师曾在题为《爱言者惜言》的讲座中说,在古汉语中是珍惜之意;这位老师还说学习语言要有兴趣,英文interest”的拉丁语词根是inter”,其意为tobein-ter”。在上外,你随意可见这种对语言的热爱,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国留学生,那些校园里朗朗晨读的学子、那些字母迥异的宣传标语牌……

上外人的魅力体现在敢于担当、勇于开拓、勤于学习的精神气质。

上外人是敢于担当的。上外第一任校长姜椿芳是中国有名的俄国通,也是《中国大百科全书》编撰的发起者和主要负责者,被称为中国的狄德罗。作为中国百科事业奠基者的姜椿芳,他用来奠基的不是土,更不是权,而是他那超狄德罗’的人格魅力。鲁迅提出立国必先立人。与鲁迅为邻的上外在上海俄文学校初创时就确定是一所培养革命干部的外语学校,其培养目标是具有革命人生观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外语工作者,把坚定的爱国主义和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办学首位。

上外人是勇于开拓的。1964年始担任上外校长的人民教育家王季愚提出:外语学院的专业要拓宽,学生知识面要开阔,课程不能再局限于语言文学类专业,要加大非广泛应用语言(小语种)专业和第二外语的比重,要创造条件逐渐向外国语大学过渡。

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上世纪80年代,上外在全国外语类院校中首开先河,先后创设了国际新闻专业、对外经济贸易专业、国际经济法专业、教育传播与技术专业等非语言文学类专业,并增设了葡萄牙语等小语种专业,1985年经教育部同意,学校校名英译名由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Institute 改为Shanghai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开辟了外语类高校办学的新思路,拓展了外语类高校办学的视野。

上外人是勤于学习的。上外人始终牢记邻居鲁迅先生的教导,不但要读中国的好书,也要读外国的好书,并且科学书籍也要多浏览,不要仅仅抱住目下流行的时髦书。牢记鲁迅先生的犀利,必须运用脑髓,放出眼光,采取拿来主义的态度,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务期清除糟粕,吸取精华,以达到洋为中用的目的。上外历史上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中古英语专家方重先生提出,中国人搞比较文学,就应当以中国文学为主要研究对象,其明确的中国研究指向与鲁迅先生异曲同工。

当代国际知名汉学家顾彬曾担忧,如果中国作家不能重新认识鲁迅,不开始学外语,不开始看原文,我恐怕中国文学没有什么将来可言。具有魅力的上外人、有鲁迅为邻的上外人将以学贯中外的精神给顾彬一个铿锵有力的回答。

 

(原载于《光明日报20091112日)